知又

乐乐杀✓

快穿之羁绊

绝美奸臣坤✘病弱皇上宇(一)


         知道吗? 在他没来之前,有个人曾无数次出现在我的梦中,我从未见到他的容貌,但他告诉我他叫赵天宇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孟子坤

  赵天宇感觉头又痛了,自从来到这具身体就一直很不舒服。赵天宇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死了会来到这个世界这具身体,只是冥冥之中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,要活下去,只是现在他的处境十分不好……
  “你是谁!”孟子坤掐着他的脖子
  赵天宇脸色憋的通红,有些喘不上气来,再加上头痛剧烈,昏昏沉沉的,干脆两眼一闭,装死。
  “喂!说话!别装死”孟子坤松开了他的脖子
  终于,赵天宇睁开了眼睛
  孟子坤有片刻的失神
  他发誓,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好看的眼睛,清冷,干净。干净的想让人摧毁,想让那眸子布满恐惧,全是他的味道。
  孟子坤如是这么想
  “我是赵天宇”赵天宇感觉眼前一片漆黑,随即就真的什么也看不见了
  再次醒来时,赵天宇感觉没那么难受了,也许是这房间内烧着闻起来让人感到神清气爽的香的缘故吧
  “你醒了”是孟子坤
  赵天宇呆呆的望着他,片刻
  “我不是他”
  “我知道”
  “那你为什么……”
  “别问了,以后,你就是皇上”
  “……”
  赵天宇表示很惊讶,这么随便?
  “那么,嗯,我需要做些什么吗?”
  孟子坤细眯着眼睛盯着赵天宇,赵天宇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
  “不需要,你什么都不需要做”说罢,孟子坤出了他的寝宫
  赵天宇呆呆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
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晚上,赵天宇的寝宫灯火通明,却不见一个奴才,原因是当赵天宇听到那些奴才要帮他更衣沐浴时,吓得他立马把他们赶了出去
  偌大的浴池,独有一人。赵天宇清冷的面孔此时因水的滋润而多了一份妩媚,嘴唇嫣红,因呼气,一张一合,让人有想一亲芳泽的欲望,晶亮的水珠顺着白皙的脖颈上漂亮的曲线流入深陷的锁骨。
   他实在是太瘦了,孟子坤这么想
  “皇上”孟子坤噙着一丝微笑前来
  听到孟子坤的声音,赵天宇有一瞬间的慌张  
  “孟,孟子坤。”
  眼前的美景实在让孟子坤想吞口水
  “皇上,徐州干旱,已有三个月未下一滴雨,朝廷拔下赈灾银两不知去向,臣等愿皇上微服出访”
  “真的可以出去吗?”
  孟子坤看着那双眼睛,满是喜悦
  孟子坤此时内心有些难受,他知道不知道这次出巡意味着什么!
  左丞相一直想杀了他,而他自己,如是这样
  不知怎的,孟子坤突然把赵天宇的头扳过来,吻了下去,疯狂扫荡里边的每一处,而他的手也不安分的在扒赵天宇的浴衣浴衣
  赵天宇十分震惊,终于不坐以待毙,浸在水里手臂伸了出来抵抗他的进攻,无奈力量太小,自己的浴衣已经快被他脱光了
  孟子坤已经进到了浴池中,一双大手不安分的在到处游荡
  天宇发出几声嘤咛,孟子坤放过了他的嘴而是轻轻啃咬他的锁骨,也让赵天宇有喘气的机会
  “孟子坤!你疯了!快放开我!”
  “是啊,是疯了。”孟子坤苦笑,却仍不停下他的大动作
  大概是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处境,赵天宇开始着急了
  “孟子坤!你停下!”赵天宇手脚并用抵抗孟子坤
  “天宇,我喜欢你”孟子坤抬头,一字一顿的认真地说
  那一刻,赵天宇仿佛在孟子坤的眼睛里看到了星空,而那每一颗星星都在蛊惑人心。赵天宇放松了下去,孟子坤的手就滑到了赵天宇的大腿内侧
  一室旖旎

赵天宇感觉自己回到了现代,在坐很小的时候坐过旋转木马。然后他醒了过来,是在马车里,一跌一跌的,自己被孟子坤抱在怀里
  “别动”孟子坤的声音带了些情欲的沙哑
  “我们去哪”赵天宇乖乖的没有动,而且某个不可言说的地方还泛着一点撕裂的痛,完全不能有大动作
  “徐州”客栈住下
  大概是自己看错了,孟子坤有些悲伤
  到了晚上,队伍找了个客栈住下
  赵天宇感觉得到,孟子坤似乎对自己格外温柔。搂着自己睡了一个晚上
  几天后,抵达了徐州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  待续

评论(4)

热度(63)